29
8月

苍茫夜空,剑光如白昼!

却在林荒话音落下,伸手抓住镇魔刀的顷刻间,所有的剑光尽数湮灭,所有的长剑尽数凝固。

林荒感受着抵在咽喉的长剑,不喜不悲,平静的挥出了一刀。

那一刀,极为缓慢。

缓慢到轨迹清晰。

极为平凡。

平凡到如孩童砍树。

然而,就在那一刀之下,远处的柳扶桑面色大变,举手间便是有着滔天洪流朝着战场而去。

“放肆!”

花婆婆冷哼一声,举起了手中的权杖,恐怖的气息犹如万古秋风扫落叶,瞬间碾杀了柳扶桑的所有招式。

而战场之中,恍若一切凝固。

唯有林荒的一刀划过。

森女系妹子碎花吊带长裙香肩美腿气质写真图片

也唯有林荒的满头白发飞扬。

就在顷刻之后,虚空气息大变。一股无敌的绝杀气息,恍若驾临人间一般,让人灵魂惊悚。

众人抬眼间,只见十里虚空中,猛地出现万千漆黑的刀芒,横斩虚空,抹杀一切气息。

滔滔剑光,尽数湮灭。

无数长剑化作齑粉。

林荒的前方,柳苍生满目狰狞,面色潮红而惊恐,后者瞪着不可置信的双眼,死盯着林荒。

林荒忽然微微一笑。

砰的一声。

就在这一刻,虚空中猛的响起巨大的爆炸声,震动四野。只见柳苍生的体内窜出无数的刀芒,将后者的肉身斩杀一空,彻底碾成齑粉。

顷刻之间。

柳苍生尸骨无存。

虚空一处,柳扶桑一声怒吼,便是疯狂的朝着林荒杀去。却遭到一根冰冷的权杖阻路,难近分毫。

“咳咳……”

望着虚空中消散如烟的柳苍生,林荒猛的咳嗽了两声。挪目望着自己的满头白发,无奈的笑了两声。

白发斩春秋。

以自斩阳寿为代价,突破肉身与境界的极限,以获取绝对强大的力量。

这不属于武法。

也不是武魂神通。

而是禁术……

在大陆上失传了无数岁月的禁术。

稍稍平复自己体内激荡的气息之后,林荒方才长舒一口气,并未理会远处发疯的柳扶桑,转身望着花婆婆,平静的微笑道:

“就凭我!”

虚空中,花婆婆神色一凝。

她也万万不曾想到过,林荒说杀柳苍生便杀了,一招斩了后者一条命。

柳苍生即便行事莽撞,可毕竟是大陆九神子之一,一身实力堪称年轻一辈的绝巅,竟是这般突兀的丢掉了一条性命。

“没想到,你竟然手握禁术!”

良久后,花婆婆沉默的道。

对于林荒这一招,他自然能够看出来,乃是传说中的禁术。只是禁术在大陆失传多年,即便是东天神教与刑天神殿这等庞然大物也不曾拥有,没想到林荒竟然拥有。

“你到底是谁?”

花婆婆接着问道。

“我是谁很重要么?”

林荒拢了拢袖袍,神色淡定的盯着花婆婆,笑道:“还望婆婆不要忘了你我之间的赌约,不再干扰我与倾城之间的事情!”

虚空中,花婆婆双目一刺,再露杀机,随后又是尽数敛去。

随后,花婆婆望向了远处柳扶桑,伸手收回了权杖,冷声道:“带着柳苍生的气息残魂滚吧!”

柳扶桑面色一凝,铜铃般的目光怒火沸腾,却是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一双目光死死的盯着林荒与花婆婆,嘶声道:

“今日之事,我东天神教记下了。他日山高水长,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柳扶桑便是大袖一挥,将百里空间的气息尽数收入袖袍之中。脚步震动间,便是冲入了万丈高空,离开了东灵境。

望着那离去的伟岸背影,林荒眉梢微扬,“这最大的威胁,终于是解除了!”

虽说柳苍生有狸猫九命,没有真正的将后者杀死。可林荒毕竟又斩杀了后者一条性命。一趟东灵境之行,让柳苍生丢掉了三条性命。

待柳扶桑离去之后,林荒方才扭头望着花婆婆与君倾城等人。

“老婆子说话算话,你与倾城之事,老婆子不管了!”

虚空中,花婆婆盯着林荒,黑着脸道。

林荒微微一笑,朝着花婆婆拱手。不过脸上的笑容还未完化开,便是听见花婆婆冷哼了一声。

“不过老婆子不管了,并不大代表刑天神殿不管!”

林荒眉头顿时一皱。

“老婆子虽然与小妮子亲近,但在刑天神殿中,却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老婆

子所说的不管,最多不将你俩的事情告知他人!”

“不过你们若是想要堂堂真正的一起,他们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而且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花婆婆冷声道。

林荒沉默的点了点头,抬头望着君倾城笑了笑。

无论如何,他至少往前走了一步……

“你可知道,我刑天神殿有多少人?”

花婆婆忽然问道。

“还请婆婆赐教!”

“你若想要跟小妮子在一起,我刑天神殿有八万巡天使执剑相迎,有三万执法使枕戈以待,有七千裁决使指剑于你!”

“除此之外,刑天神殿还有长老团、还有殿主、还有小妮子的母亲……”

“若你孤身一人,想要得到我刑天神殿的认可,该达到何种境界,殿主大人才会同意?你若想要组建势力,该达到怎样的程度,麾下该有多少强者,才能让殿主大人搭理一眼?”

“这是一条漫长到让你绝望的路,也是一条让倾城绝望的路!”

花婆婆冷声说道,对待林荒的态度,却似乎有了丝毫的改变。

虚空中,林荒一脸的认真,等到花婆婆说完之后,方才严肃与坚定的道:“还请婆婆对小子抱有万分之一的期望。十年之内,我一定会堂堂正正的踏入刑天神殿!”

“年少无知……”

“无知啊!”

花婆婆冷着脸长叹了两声,望了望君倾城祈求的目光,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道:

“老婆子凭心而论,你出身这穷乡僻壤之地,能有如此眼界与见识,能有如此境界,能斩杀柳苍生,的确让老婆子感到惊讶。不过我见太多的天才夭折,却还没有见证过一位强者的崛起!”

“我是小妮子母亲的奶娘,小妮子就是我的孙女。老婆子希望她能够一生幸福,你若想要跟她在一起,老婆子最后给你一句忠告!”

林荒神色一凝,恭敬着道:“林荒洗耳恭听!”

虚空中,花婆婆无奈一叹,眼中却是冒出精光与战意,厉声道:

“要跟小妮子在一起,要么跪,要么战!我刑天神殿的门槛太高,圣王之下的人都跪不进去的,你唯一的路便是战,永不停歇的战斗。唯有斗战不息,达到令所有人侧目的地步,才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