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8月

高蓝接着问:“那你们锦官城是干嘛的啊为什么我在江湖上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还有花重的名字在下也是第一次听说。”

秀儿声音清脆道:“呵呵,姑姑不混江湖,但是我们锦官城却是国内最大的鲜花生产地,不光是鲜花,什么鲜花饼啊,鲜花露啊,花蜜粉啊,都是出自我们锦官城的。”

“奥,”高蓝心里明白了:这锦官城其实就是一个鲜花培育中心嘛,其实就是一个企业名字而已。

须臾,就听到船靠岸的声音。

秀儿道:“下船吧。”

高蓝和夜阳缓缓下船,被秀儿搀扶着走了一会,秀儿停下来将他们的面纱摘下。

挥手道:“这就是锦官城了。”

高蓝努力眨了几下眼睛,适应周围的光线。

随即眼前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一望无际的花的海洋,连绵起伏,十分壮阔,每种颜色一个方位,将这一片大地修饰的无比艳丽。

高蓝徜徉其中,深嗅一口:“哇,好清新,简直沁人心脾”

夜阳也十分惊呆与眼前的景色,仿佛到了天堂一般静谧安详。

秀儿吹了一声口哨,片刻,只见空中一个人,忽闪着一对好大的翅膀类的东西飞过来,伏地:“参见秀儿姑娘。”

校园短发清纯美女粉嫩红唇眼神柔情似水写真图片

秀儿爽气道:“起来吧,带我们去见城主。”

三个人坐在了那大翅膀下班的网兜里,渐渐被他带入天空,在上面往下面看,这一片无边烂漫花海,愈发觉得赏心悦目,景色无比秀丽。

高蓝一会拉着夜阳看左边,一会看右边,十分激动:“这里简直太美了,真像人间的天堂。”

夜阳低声提醒:“道长,注意你的身份,还有小心有诈。”

经他一提醒,高蓝这才收起自己的兴奋。

飞了差不多有一盏茶的功夫,前面出现一片绿色的草甸,草甸上是一处城堡一般的建筑,十分梦幻。

那人渐渐下落,将他们放在草坪之上。

“好了,城主在里面等着了。”说完,又飞走了。

这锦官城的风格跟外面的有些不一样,高蓝总感觉有些异域风情。

秀儿在前面带路,他们缓缓朝城堡走去。

脚底下的草甸软绵绵的,踩在上面像走在云端一般惬意,高蓝都想原地打几个滚了。

很快,他们走进了城堡,里面金碧辉煌十分宽敞的一个厅堂,一尘不染,侍女端立在旁边。

当中座位上正斜靠着一个姑娘,一身金黄色丝纱附身,曲线玲珑,梳了一个粗大的麻花辫,别在一侧,身材健硕挺拔,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皮肤微微黝黑,却是无比美丽,无端有股力量之美。

只见秀儿拱手跪地:“参加城主。我已将暮春季花环大赛第一名获得者带来。”

花重一挥手,秀儿起身随即对俩人道:“还不快参见城主”

夜阳昂首道:“废话不多说,我可不是来参见什么城主的,我就是来消除脸上这印记的。”

花重微微一笑,打量他这一身扮相:“这位公子还是姑娘我该如何称呼啊”

夜阳这才想起自己依旧是姑娘的打扮,连忙将假发扯下:“贫僧夜阳。”

高蓝随即讪讪道:“贫道蓝田。”

花重目光轻轻闪烁:“二位这一僧,一道,有趣的很啊。”

说完,她缓缓起身,朝夜阳走去,她体态丰满,凹凸有致,一走一晃。

走到夜阳近身处,阴柔无比道:“夜阳大师,你可知,得了我的情花烙,得与我有肌肤之亲才可以消除的。”

高蓝一怔:妈呀,还真被自己说中了

夜阳听后,眉梢上扬,厉声道:“胡闹,在下可是出家人”

花重邪魅一笑:“出家人又如何是我花重不够美嘛,不值得大师重返红尘嘛”

夜阳闭目凝神道:“施主美不美与我何干,出家人目空一切,即使再美的**与我而言也不过是一件形骸而已”

花重轻笑一声,并未理会他的冷漠,双眸含情:“你可知我当时在楼上看到你那一眼嘛,仿佛看到了我前世的爱人,一眼万年,我拔不出来我不管你是和尚还是俗人,我花重喜欢的人我要定了”

夜阳气愤至极:“你竟如此蛮不讲理”

高蓝连忙拉住他,然后笑呵呵对花重道:“花重城主,爱情这个东西吧,得你情我愿才好玩,一厢情愿是最无趣,时间宝贵与其浪费在一厢情愿上,不如再继续找个两情相悦多好啊。”

花重使性子般道:“你以为找到个那么容易啊,能找到个入眼的是有多不容易我才不管几情相悦,我喜欢就行”

夜阳一摔袖子,冷毅道:“那这印记不除也罢”

随即拉着高蓝一声道:“我们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花重说完一挥手。

秀儿领命,从腰间抽出软剑,直冲夜阳。

但是夜阳一抬手,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他掌下散出去,秀儿还未近身,就被弹射出去。

“啊”

秀儿低吟着跌落在地。

高蓝见那边倒地的秀儿,蹙眉念叨:“好歹人家是小丫头,你下手轻点啊。”

夜阳有些委屈辩解道:“她可是拔剑了。”

花重诧异,随即感叹:“夜阳大师,好内力啊。”随即双目一炯,

“既然我留不住你,那我就退一步,夜阳大师若是肯留在我这锦官城一个月,我便帮你解毒,并安然送你们离开。”

夜阳看了一眼高蓝,意欲征询她的意思,高蓝蹙眉摇头,低声道:“一个月太久了,我等不了那么久的。”

夜阳于是对花重道:“贫僧有要事要做,怕”

“何事我可以派人帮你去。”花重满口接过。

夜阳道:“贫僧要去取自己的一份心经”

花重昂头道:“就让这位道长代你取经”

夜阳正色道:“这怎么行,道是道,佛是佛,取经得有诚意,我的这本经书,只能我自己亲自取回”

花重看着他身边的高蓝,禁不住狐疑道:“既然道是道,佛是佛,那你为何身边非得带着一位老道士他是你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