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8月

听到这话,晏家的老祖宗有些不满了,不悦反驳道,“王爷,你这话就不对了。他们或许犯过错,得罪过帝妃,得罪过你,但对焚血天城却是忠心耿耿,从来没有半点反叛之心。如今他们主动承认错误,低声下气的求你,你不但公报私仇,还美其曰是为焚血天城除害,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呵呵,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犯错的人,居然比受害者还理直气壮!老家伙,你该不会以为,只要道了歉,别人就有义务原谅你吧?”苏陌凉实在听不下了,不等平南王开口,便是冷笑起来,满脸讽刺的反问道。

这老家伙理直气壮也就算了,居然还倒打一耙说平南王公报私仇,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帝妃,大家低声下气来跟你求和,你非要这样咄咄逼人吗?”晏家老祖皱眉,语气压抑着怒火。

若不是考虑到家族存亡问题,他们活了这把岁数的老祖人物怎么可能亲自跑来,跟可以当自己曾孙子的小辈儿低头,这是何等耻辱的事情,可想而知他们此刻的心情有多糟糕。

苏陌凉听到这儿,也是黑了脸色,猛地拔高声音,大声喝道,“老家伙,麻烦你搞清楚,道不道歉,是你们的事儿,接不接受道歉,原不原谅你们,是我们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的了?你以为世界皆你妈,都得惯着你啊?”

“你–你–你!”晏家老祖宗顿时被怼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小辈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声呵斥,简直让他下不来台。

苏陌凉见他气得不轻,嘴角衔起一抹轻蔑,轻飘飘的语气更是刺激得晏家老祖浑身发抖,“不过,你要当我儿子也可以,那就跪下叫几声娘来听听,我或许会考虑考虑,饶了你晏家!”

秦家一位老祖宗似乎也看不惯苏陌凉的行为,忍不住帮腔道,“帝妃,我承认你天赋和实力不错,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可以当你太爷爷的人了!你却这般凌辱,实在欺人太甚!”

苏陌凉瞥了他一眼,咧嘴轻轻一笑,透着说不尽的讽刺,“当初你们那么多家族,那么多老家伙围攻我一个人,预要将我碎尸万段,那时候你们怎么不觉得欺人太甚啊?现在居然还有脸指责我,都不觉得害臊吗?”

“你——”秦家老祖也是噎得说不出话来,毕竟他们理亏在先。

暖春户外陈思颖美眉眉唯美写真

站在晏家弟子中的晏凌宇,看到苏陌凉态度强势,并不打算放过晏家和秦家,忍不住站了出来,求情道,“帝妃,我知道我在你心中没什么位置,也没什么话语权,但我作为晏家的儿子,不得不为家族说两句话。”

“晏家对你做的那些事儿,我感到很抱歉,真心的替他们跟你道歉。求你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手下留情。我晏凌宇愿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说着晏凌宇猛地跪在地上,朝着苏陌凉磕了三个响头。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心里不是滋味。

她曾经虽然跟晏凌宇闹得不愉快,但知道此人心眼不坏,不然冷家姐妹陷害她,他也不会给她通风报信了,也不会在面对赫连钰枫的暗杀时,为她挺身而出。

所以,对于晏凌宇,她是下不去这个手,正如在云巅之战的挑战赛上,她没有与他一战,而是直接让他放弃战台,就可以看得出来。

相信,他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才鼓起勇气想要为晏家求情吧。

想到这里,苏陌凉皱了皱眉,不忍的从他身上收回了目光,松口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既然你们的老祖宗不肯服软跪下叫娘,又满口仁义道德,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那我成他们!只要秦家和晏家的老祖宗当场自刎赎罪,我可以放过秦家和晏家的其他人!这是我最后的让步,你们自己看着办!”

秦家和晏家的老祖宗本就被苏陌凉斩杀得差不多了,如今也就剩下两三位老祖人物。

所以听到苏陌凉这样的要求,大伙儿都是气得老脸惨白,浑身抽搐。

“你——你个毒妇!”晏家的老祖宗怒到极点,忍无可忍的低吼出声。

“怎么?不肯自刎吗?”苏陌凉扬眉冷笑一声,随后望向晏凌宇,“看吧,这就是你们尊敬的老祖宗,如今让他为晏家做出牺牲都不肯,还满嘴大义的指责别人公报私仇,不为焚血天城的存亡着想!是不是觉得很讽刺啊?”

晏凌宇听到这话,接收到她犀利的目光,心里也是涌上一股难言的耻辱。

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苏陌凉说得不错,他们的老祖也不过是群虚伪的人罢了。

苏陌凉见几位老祖宗迟迟不肯动手,冷冷瞥了一眼其他人,淡淡开口,“好吧,既然不肯自刎,那就和大家一起下地狱吧!”

晏家和秦家的其他长辈,弟子,听到这话,顿时吓得缩紧了身子,惊恐万状的跪在地上,声嘶力竭的求饶道,“老祖,求求你们,救我们一命吧,我们好歹也是你们的后代,是你们的血脉啊!我们要是死了,就彻底断子绝孙了啊。”

“是呀,老祖,我们要是部死了,那沿袭了这么多年的家族就彻底完了啊!你忍心亲手将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家族毁于一旦吗!”

“老祖,现在的家族存亡就在你们的一念之间了,既然都是死,为何不能牺牲自己,保大家呢?”

听到自己曾经爱护的后辈都求着自己去死,几位老祖心里痛到了极点。

他们实在没想到,最想让他们死的,居然是自己最亲的亲人。

苏陌凉这一招,不但要他们的命,还诛他们的心,实在是太狠毒了。

想到这里,几位老祖宗都是倍感绝望的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好吧,既然横竖是个死,那就死得有尊严,有价值些吧。”

话落,几个老祖纷纷抽剑,抹了脖子,不过眨眼便倒在了地上,彻底断了气。

看到这里,场众人都是震得僵住了表情,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特别是凤栖帝国的诸人,更是吓得心惊胆战,面色惨白,额头竟是有冷汗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