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8月

一招玄阶武法三千里,林荒足足求着萧义山演示十遍后,方才看清楚劈刀的轨迹,然后他就愣在了原地……

心头如遭雷击!

随后他一刀劈出……

小院中,一道笔直的刀影一闪而逝,将飘零在空中的花瓣斩成了三片,而林荒出刀收刀没用到一个呼吸。

砰的一声,酒杯坠落在地,萧义山也是一脸呆滞……

一次就学会了?

我捡到宝了?

这臭小子大智若愚,是个真正的绝世天才?

林荒震惊。

萧义山也震惊。

当林荒看清楚萧义山出刀轨迹的时候,便震惊了,这招三千里中,竟然有杀神一刀斩的影子。

严格的说,是三分之一招杀神一刀斩。

清新妹子都市浪漫时光唯美写真

林荒震惊的不仅是萧义山会杀神一刀斩,同时也惊讶杀神一刀斩可以拆开修炼,这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师父,这三千里只是残卷吧!”

林荒扭头问道。

萧义山回过神,点头道:“你二师兄曾自创武法《雄霸天下》,其中有一式叫做杀神一刀斩,乃三刀合一之术,分别为三千里、射天狼、斩昆仑!”

三千里,抽刀瞬斩三千里,追求极致的速度。

射天狼,万般星辰,独射天狼,讲究的是精准。

斩昆仑,一刀出匣鞘,其势斩昆仑,注重的是狠戾。

“三千里、射天狼、斩昆仑,三招合一方称作杀神一刀斩”,萧义山细细讲解着武法,“不过你当前境界太低,还无法使出杀神一刀斩”。

林荒望着萧义山,一脸呆滞……

“前世,自己从刹那刀中悟出的杀神一刀斩,竟是秦长生的自创武法,自己的二师兄?”

林荒此刻思绪有些紊乱,他就算敲破脑袋,也万万想不到,自己和萧义山嘴中的秦长生竟有如此缘分。

“前世竟然没有想过杀神一刀斩是三招合一,我这天赋……”

林荒暗自嘲讽,他终于明白为何当初领悟杀神一刀斩如此艰难,就如同让一个小孩儿,刚开始学字,就让他去解释一首诗的意思。

能不难吗?

“好好修炼吧”,萧义山拍了拍林荒的肩膀,道:“虽然你已经练成了三千里,但速度还远远不够,即便你修炼大乘,也不过是三分之一招杀神一刀斩”。

林荒点了点头,心头震动:

这大陆之上,绝世天才多如牛毛,可能自创地阶武法之上的人又有几个?秦长生该是何等的风华绝代?而萧义山作为秦长生的师父,其境界又该如何?”

“老四,待会儿修炼完后,去拿块四宗大选的牌子!”

萧义山道。

“师父想让我进入宗门?”林荒疑惑道,他一开始便想着进入飘雪宫,不仅因为姐姐林苍雪,也因为曾经君倾城有说过,她曾到过东灵境,在飘雪宫中呆过几天……

而萧义山为何让他入宗门,林荒则是有些不明白。

“之前便说过我要离开了,你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这不利于你修炼,如今的最好选择就是宗门了”,萧义山解释道。

“不知道师父要去哪里?”

林荒皱了皱眉,在青龙山脉中,他就知道萧义山即将离去,没想到时间匆匆,萧义山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到半个月了。

“等你能走出东灵境后再说吧!”

萧义山笑而不语,折身离去。

当天,林荒便从沈蝶心那里要来了一张参战帖,望着后者冷若冰霜的脸,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

住进神将府几个月,沈蝶心看林荒就没有过好脸色。

林荒心中也有几分惭愧,不敢去找这尊大神,免得不自在。毕竟这一切还是因他而起,林苍雪没落,她这个做师父的,在宗门内外,也跟着受到了不少嘲讽。

“小子,你可要想好了,若能进入飘雪宫,你要面对些什么”,沈蝶衣一脸冰冷的说道,“你是林苍雪的弟弟,我可不想你进飘雪宫后,还给你姐姐丢脸!”

林荒捏着手中的参战帖,点了点头。

“沈长老放心好了,我虽然纨绔,却还是有几分良心的,姐姐为了我落得如此境地,若能进入飘雪宫,说什么也不会再让她受半分委屈”。

“说大话谁都可以,能不能进入飘雪宫还是一回事呢”。

沈蝶心冷冰冰的道。

“听说你想修炼阵道,劝你还是不要浪费这个心思了,想要成为阵师,对灵魂有特殊要求的,你还是好好修炼,莫要好高骛远,阵师虽然强大,可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个资格的”。

“不试一试,就轻易放弃,岂不可惜了?”

林荒反驳道。

听见林荒如此说,沈蝶心的脸色变得冰寒无比,“我是在为你好,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不是你姐姐那样的天才,就给我踏踏实实的修炼,不要一天想东想西!”

“……哦!”

林荒点了点头,并不和沈蝶心争辩,他可是看见后者手中的剑一直在抖动。

抖的很吓人!

见林荒点头,沈蝶心神色方才缓和,道:“此次四宗大选,有三万多人参与,共分作三轮淘汰”。

第一轮是对年龄、境界、元气的考核,判定其天赋,筛选出前三百名,进入后两轮考核。

第二轮,考的是武道理论。

第三轮,则是对战!

“总共三轮筛选,最后的十人可进入四大宗门”,沈蝶心平淡的说道,“你应该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有多难”。

林荒暗自咋舌,没想到宗门大选,会是如此残酷,“东灵境中进入宗门就如此困难,若是那些大域中的武府,岂不是难如登天!”

“三万名武者,取其前十,当真是千里挑一啊”,林荒叹道。

“好好努力吧,我虽然不喜欢你,但你毕竟是小妮子的弟弟”,沈蝶心微微叹息:

“就算是为了你姐姐,也不能轻易放弃!”

林荒点头,咧嘴笑了笑。

“你去吧,好好准备四宗大选和凌云太子的生死战”,沈蝶心摇了摇头,“记住我说的话,不要浪费时间在阵道上”。

林荒抱拳,折身离去。

“呼……”

走出沈蝶心的小院,林荒长舒一口,或许因为愧疚,沈蝶心的气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四宗大选,生死之战!”

林荒捏了捏拳头,暗自下定决心,即便不为了自己,为了神将府和林苍雪,他必须冲破这两道障碍。

这是他的责任!

院落中,细碎的阳光洒落,照耀在林荒身上,使得后者上有些青涩面庞上,多出了一抹坚毅之色。

他忘记了前世贵为武圣的孤傲和苍老的心态,谦卑的修炼武道,甚至开始摒弃前世武道的理解,就是为了能够比前世走的更远,能够守护关心他的人。

不留一丝遗憾!

主导他命运走向的时间,只剩下半个月,想到半个月后的四宗大选和生死之战,林荒感到压力的同时,心中还有些许激动和兴奋。

这一世,他要披荆斩棘,他要乘风破浪!

“臭小子,发什么呆,还不快去修炼”。

林荒正在愣神的时候,萧义山的声音突然能响起,“一天就知道想东想西,看来你每天太闲了”。

林荒眉毛一挑,心道不妙。

“修炼武法三千里,什么时候你能在一个呼吸间劈出七刀,再睡觉也不迟”。

林荒无奈,立马跑去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