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8月

范夫人直接站了起来,有些恼怒的瞪着他,“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还懂不懂规矩?没看到这有客人吗?还不回自己的院子读书去?”

范倚林,“……”他娘平日里也没见对自己这么严格啊。

范夫人往前走了几步,对着范倚林拼命的使眼色,让他赶紧走。

虽然这会儿在这的都是成过亲的妇人,可问题是有个邵夫人啊。这可是从京城来的,人家现在是七品官夫人,但在京城那时候可是三品官夫人,是见过世面的人,来往的也都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

虽说她们是商户人家,平日里不怎么重规矩,可也绝对没有在这种节骨眼上,让自己的儿子带着同窗闯入的道理。

邵夫人看了,不得说他们范家不知礼数?

范夫人这会儿格外懊恼平日里没好好管教儿子,让他这般没大没小的。

范倚林没接收到她的眼神,反而认认真真的回答道,“我见诸位伯母婶娘都在,自然要过来请安的。”

“行了,请过安就回去读书。”范夫人顿了顿,转身对顾云冬说,“我看蔡公子在这里陪咱们说话也无趣的很,不若让倚林带他在府里转转?”

顾云冬回头问蔡越,“你要去吗?”

蔡越,“……”想去,又不太想。

范倚林这时候却已经绕过了范夫人,径自来到顾云冬的面前,和身后的荣铭学等人,恭敬的作揖,“还有顾夫子,学生有礼了。夫子难得来家里做客,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交代学生便是。”

纯真倩倩俏丽可人

顾云冬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倒是一旁的范夫人等人错愕的看了看两人,蹙眉问道,“你,你刚刚叫邵夫人什么?夫子?什么夫子?”

范倚林微笑解释,“娘,我之前不是和您说过,我们县学新来了一位教画艺的夫子。新夫子就是这位……邵夫人。还有,方才我们在路上遇到了贼人挟持,也是夫子救……”

话还没说完呢,就被范夫人给打断了,“倚林,你在开什么玩笑?邵夫人可是县令夫人,怎么可能是县学的夫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范倚林和荣铭学等人陡然僵住,县令……夫人??

他就是那位刚来靖平县短短一个月,却第一时间修缮好县衙,整顿衙门那群好吃懒做的衙役,将杀人魔庄大福捉拿归案,然后对县学进行了天翻地覆大改革,设立了奖学金助学金,赶走了刘训导李能等人,还说谁若是考上了案首就推荐进国子监的邵大人的……夫人?

可,县令夫人为何要去当劳什子的夫子?她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看书画画绣花不好吗?

而且,县令夫人竟然有这么好的功夫,就有点……匪夷所思。

怪不得,怪不得当初蔡越入学,连对他们都只是保持距离的刘训导,会对他这般亲切。

感情他口中的表叔表婶竟然是县令大人和顾夫子,他们当初还以为他寄人篱下不愿意多说,一直都怕提起他伤心事也没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