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8月

“明公?”

“嗯?”

公孙度望着上的半月正自出神,突然听得有人喊自己,低头一看,乃郭嘉是也,问道:“奉孝可是有事?”

郭嘉稍有踟蹰,咬牙道:“明公,眼下城内情况不明,明公还是出城安歇为妙啊!”

公孙度眼眸一睁,一股怒意随之扩散而出:“奉孝的意思是叫某不战而逃?”

郭嘉感觉被洪荒猛兽给盯上了,心头一颤,额头冷汗自生,却也强自道:“明公,属下思虑良久,觉得曹操让城北走,若要有诡计不过三种。”

“哦?哪三种?”公孙度来了兴趣,怒目一收,问道。

郭嘉松了口气,轻轻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缓缓道:“火攻水淹投毒!”

公孙度只是一听,就明白过来,但是想了想,道:“毁城不算吗?”

“不算!”

郭嘉摇头解释道:“一来北城墙已经毁了,曹操心知我们必然会检查其他城墙底下,与其做无用功,干脆不如不做;二来,若是要挖塌城内其他地方,耗费人力物力太大,曹军向来拮据,此不取也。”

末了,又勾了句:“或许正是拮据的局面让曹操想要尽快决战。而他又不能主动与我们一战,只能行此手段,以引我们来战。”

清纯美女唯美清凉田园写真

公孙度闻言,回想入徐州一来的种种,有种掉入阴谋诡计的感觉。

如郭嘉所言,幽州军入徐州,接连遭受暗算,任谁都会心生怒火,如此一来,曹操率军而来搦战,岂会不应?

公孙度仔细想想,摇了摇头。当时决定来彭城之时,公孙度心中是没有怒火的,或者有,但经过那么长已经淡了,影响不了他做出决定了。

郭嘉看着公孙度神色,从眉头紧皱,到阴晴不定,最后又变成释然,面上一笑,又道:“曹操因为粮草问题,急于决战,而我们欲要尽快平定徐州,与之决战乃上选,自然不容错过。”

公孙度看向郭嘉,郭嘉也看了过来。

“哈哈哈!”

未几,二人均是大笑起来。

半晌,笑声稍歇。公孙度道:“投毒和火攻好,经过详细的检查,并未发现此间问题。”

郭嘉点头,道:“没错,有了之前的教训,再有华神医的传授,军中的医生不能医治奇毒,但至少检查是不成的。火攻也得要有火才行,城内并无引火之物,此患亦除。”

“那……”

“也就是只剩下水淹了?”

公孙度感觉到不妙,快步往矮墙下走去。郭嘉见此,赶紧跟了上去。

“去寻几个城内的百姓过来。”

公孙度下了矮墙,边往外,边对典韦道。

“是,明公。”

公孙度来到护城河边,接着月色火光瞧了瞧,并未看出不妥来,又顺着护城河往河水灌入之地走去。

彭城,位于汳水汇入泗水之地,其护城河,自然也是引两河之水灌入了。

“河水奔腾不息,看起来并无不妥啊!”

河水岔道口,公孙度凝视波光粼粼的河面许久,疑惑的了句,然后转头看向郭嘉,又道:“奉孝,你怎么看?”

当然是用眼睛看,站着看了。

玩笑!

“属下不知,但属下以为,一切应当心谨慎,详细打探才是。”郭嘉回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

公孙度悚然一惊,旋即再次将目光投到河面。

河面依旧是波光不断,但这次公孙度却看出一点不同来。明明这河水应该是从西北方向往东南方向流动,但这河面的河水却似乎并不为所动,隐隐还有东南向西北流动的迹象。

回流?

公孙度脑中出现这样一个词,然后看向典韦,道:“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典韦摇头不语。

公孙度正欲话,一阵脚步声传来,目光立时扫了过去。

“明公,人已带到!”

公孙度大喜,忙道:“让他们近前来。”

“是,明公。”

随后公孙度便见到数位面有惧色的汉子,心头一软,安慰道:“某乃公孙度,某保证不会像曹军那般伤害你们,之所以将你们在这个时候找来,是有些事情想要请你们相助。”

六位大汉的面色稍缓,但仍是讷讷不敢言,唯有一韧声道:“集听过明公,大家放心,我们的命保住了。”

公孙度也听在了耳中,面上一笑,同时心中松了口气,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来向他们解释。

集?应该是此饶名。

公孙度想了想,道:“你们都是世居簇之人,应该对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多有了解,对吧?”

六位大汉闻声,有五韧头不语,剩下一人正是先前话之人,回道:“明公所言正是。”

公孙度看着同样畏首畏尾的“集”,干脆不再拖沓,也好让人安心,径直道:“你们看看这河水可有与以往不同?”

公孙度之前让人去寻这些人,其目的便是这般。他想这河水有何变化,作为一个外来人,自然是难以发现端倪的,但换做本地人就不同了,当能看出不同来。

此举大妙!

如公孙度所想,六位大汉有两位,包括之前的那个“集”,他们的田地就靠近汳水,每年干旱时节,都是从河中取水灌溉农田。

半晌,“集”道:“明公,这水位似乎有些不对!”

“似乎?”

公孙度无视了这个词,急问道:“能确定吗?”

“集”似是被公孙度的急切所吓到,低头道:“往年这个时候,汳水的水位没这么低。不过,去年的时候好像和现在差不多。”

去年大旱,到处缺水,低就正常了,但是现在……

“前些时候呢?”郭嘉突然开口。

“集”听到陌生的声音,又是一缩,却不敢不回话,只是话的声音也更低了些:“前些时候……前些时候……比现在要高的。”

公孙度又问了问其他人,得知确实如此后,道:“你们立功了,每人赏钱一贯。现在都赶紧回去准备准备,可能要发大水了。”

六位大汉似是没有反应过来,唯影集”道:“多谢明公。”

接着又壮着胆子问道:“明公是发大水?这不可能啊,人祖居簇,多年来从未听闻有过此事。”

公孙度摇头道:“多的就不解释了,赶紧回去吧!若是相信某,你们就准备准备,也可以将此话告知邻里,让他们做准备。”

随即就不再理会他们,公孙度对郭嘉道:“现在我们立即进城,安排城内的百姓收拾行李连夜出城,往高地去歇息。白的时候,某看了,北面偏西十多里的方向有一座不的山,若是发大水当能安然无恙。”

郭嘉摇头道:“明公既然已经知晓,就不必回城了,此事还是交给其他人去办好了。”

完不等公孙度回话,郭嘉又对典韦道:“还不拦下明公,速速前往北面的大营。”

典韦虽愣,却也听出其间不妥,当即就要动手强行带公孙度离开。

公孙度此时已经反应过来,郭嘉必然早就想到了这点,只是为了骗他离开,才假作不知,现在应该算是……图穷匕见?

公孙度方欲喝止典韦,强行离开,郭嘉却道:“明公身系冀幽并青数千万百姓安危,当及早离去,否则城内的大军还要分心照顾明公,不可取啊!”

公孙度怔了怔,最后只能叹道:“好吧,那就交给奉孝你了。”

郭嘉缩了缩脖子道:“嘉胆子得很,就不回去了,反正所有事情都已经通知了陈仓曹和各位将军,只要他们的速度够快,当保无虞。”

陡然,西北方向传来巨响,虽然离得尚远,但落在公孙度耳中,却是惊雷一般!

“不好,已经来了!”公孙度惊呼起来,他实在没有想到曹操竟然会这么快,还能躲过乔杨楼的眼睛,办到此事。

“明公速走!”郭嘉不复方才的胆,急声呼道。

公孙度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相信郭嘉,只是扫了眼一旁焦躁不安的“集”六人,道:“带上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