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8月

若是往常,有男子跟苏陌凉眉来眼去,说说笑笑,君颢苍早就杀气腾腾了。

如今他非但没有吃醋,还反而主动给对方敬酒,怎能不让人意外!

看样子,这位叫景烨龙的男子,在君颢苍心目中颇有分量。

不然,以他那对谁都没有好脸色的臭脾气,连跟人说话都费劲,怎么可能亲自敬酒。

有了这一层考虑,姬芮清等人望向景烨龙的眼神变得敬佩了不少。

毕竟,能让君颢苍打从心眼里尊敬的人,可不多。

不仅他们,就连坐在对面的景烨龙也是被君颢苍的举动弄得一怔。

显然,他也没料到君颢苍会对他如此客气。

但从君颢苍的神态来看,他此举并不是敷衍,而是真带了几分诚意的恭喜。

可他自知与君颢苍没什么交集,若要论交情,他们显然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

所以他唯一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北灵界那一战,他以身犯险,出手援助苏陌凉,君颢苍对他存了感激。

回忆起君颢苍曾将苏陌凉托付给自己的死对头,景烨龙心有触动,倒是对他的举动理解了几分。

喝牛奶的清纯美女图片

苏陌凉是他心头上的宝,看得比他命还重要,而自己在生死关头帮了苏陌凉,想来君颢苍也是将他视作为恩人的。

这样的男人,也难怪苏陌凉会喜欢。

想着,景烨龙心中释然,扬起阔达的笑容,感激举杯回应苏陌凉和君颢苍,“说到底,能加入玄冥圣殿还是沾了苏沫你的光,该是我敬你们一杯才对。”

“咱们的交情无需多说,都在酒里了。”苏陌凉听他唤起她在北灵界用的名字,心里发暖,没有反驳他的话,干脆利落的饮下了酒水。

君颢苍更是没有废话,冷冷蹦出两字,“多谢!“,便豪爽的一饮而尽,瞧得姬芮清一伙人都是大跌眼镜。

他们还第一次见到君颢苍跟人道谢!

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景烨龙倒是没有意外,反而是证实了刚才的猜测,心知肚明的笑了笑,跟着仰头饮尽。

从君颢苍的身上,他学会了,喜欢一个人是可以放下自己,成全对方的。

贺长老见他们交情果然不错,心里有了底,大着胆子开口道,“苏姑娘,既然你都答应城主要将古禹诺带进炎天之城,总不介意再多带几个吧。”

“你看我玄冥圣殿的这几位弟子实力都比古禹诺的强,你带在身边,随你使唤,他们绝对任劳任怨,让你满意。”

景烨龙闻言,却是很不给面子的打断来,“苏沫带多带少带什么人,是她的自由,外人还是少插手的好。”

贺长老和在座的玄冥圣殿的弟子,似乎没料到景烨龙态度这般强硬,脸色微变,有些隐晦的看了他一眼。

说来,贺长老得知苏陌凉是浴血剑阁的弟子后,早就想借着景烨龙这层关系上门拜访的。

奈何他好话软话都说尽了,景烨龙就是不肯出面求苏陌凉带玄冥圣殿的弟子入炎天之城。

若不是他抓住了景烨龙的灵兽,以此要挟他,这一趟城主府,他也是不肯来的。

不过,他既然来了,那就表示他还在乎灵兽的性命,愿意帮他们一把。

可哪想到,景烨龙还是这么硬骨头,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

难道他为了可笑的友谊,连自己的灵兽性命都不顾了吗?

“哈哈烨龙师弟,这话不能这么说,反正苏姑娘去炎天之城也会带自己的势力,多带些人多些帮手,能在炎天之城站得更稳岂不更好!”坐在贺长老另一边的棕衣青年不禁笑着接过话来,语气带着几分讨好之意,尽量缓和着尴尬的气氛。

而景烨龙则是面色阴沉,毫不客气的讽刺道,“哼,那也要帮得上忙的才叫帮手,像你们这种实力,不给人家拖后腿就不错了。”

这纪宇飞,之前还当众羞辱他给苏陌凉求情,现在却想从苏陌凉身上谋取利益,门都没有!

“你——”纪宇飞没想到他一点不顾及灵兽的安危,说话还是如此肆无忌惮,当场被他怼得语塞,面色十分难看。

另一位身穿蓝衣的青年,似乎跟棕衣男子是一头的,忍不住帮腔道,“烨龙师弟,我知道你不想麻烦苏姑娘,但你也要为自己的前程着想啊,纪师兄这不是盼着咱们玄冥圣殿的弟子越来越好嘛。”

“算了吧,我哪敢让你们费心。”景烨龙冷哼一声。

贺长老是来讨好苏陌凉的,哪能让景烨龙的几句话给破坏了,当即皱眉道,“烨龙,你是忘记为师怎么跟你说的了吗?”

他的灵兽还在他的手上,若是不好好说话,他可不保证他的灵兽能活着回到他的身边。

景烨龙听到这番警告,心里就算恨毒了他们,也不得不忍气吞声,唯有斟酒独饮,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不禁皱眉扫了玄冥圣殿众人一眼,看来,景烨龙与玄冥圣殿的长老和弟子们相处并不融洽啊。

难怪,他们一进来,她便察觉到景烨龙与他们的气氛有些微妙。

以往那么爽朗骄傲的人,如今却给人压抑之感,想来,他在玄冥圣殿过得并不太好。

想到此处,苏陌凉对玄冥圣殿有些不满,目光微沉,反问道,“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带古禹诺去炎天之城了?长老这是一来就要做我的主啊!”

听出苏陌凉的不悦,贺长老暗恨景烨龙坏事儿,面上却是笑得亲切,“我哪里敢做苏姑娘的主啊,我这不是为苏姑娘考虑吗。”

“为我考虑就是带上你玄冥圣殿的弟子?若论实力,在座的没有一个比得上我浴血剑阁的弟子。我不带自己师门的人,反而带些上不了台面的人,长老你确定不是在害我?”

说到上不了台面,苏陌凉的目光刻意划过玄冥圣殿的几位弟子,轻蔑讽刺的语气顿时让后者难堪到了极点。

贺长老知道苏陌凉这是因为景烨龙的态度而迁怒了玄冥圣殿的弟子,急忙解释道,“苏姑娘,你误会了,其实烨龙想跟他师兄师姐一起入城的,只是不想麻烦你,担心拖你的后腿,才始终不肯开口。”

“而我作为他们的师父,自然以他们的前程为重,反正都一把年纪了,倒是不介意厚着脸皮来拜托苏姑娘。就因为这事儿,烨龙一直怪我自作主张,今日才这般跟我们闹脾气。”

fpzw